一女“许”五夫共骗40多万被刑拘(图)

原标题:再美的脸,用来骗钱也难看 淮南一女“许”五夫,骗了4人共40多万;女子与父亲被刑拘

谢某与父亲一起被抓谢某与父亲一起被抓

从2013年起,淮南20多岁的女子谢某通过中介或他人介绍,相继和4名单身汉相亲,向男方索要见面礼、彩礼钱等,骗取4名男子40余万元。谢某为 了让对方相信自己有一定“实力”,按揭零首付买了一辆轿车,把租来的房子谎称是自己的家产。昨天,谢某和其父亲被警方以涉嫌诈骗罪刑事拘留。谢某告诉记 者,骗来的钱主要给了父亲,因为父亲做生意没有本钱,而她颇有些姿色,所以想用这个方法弄钱来帮父亲,现在很后悔。

刚结婚怀孕,又与他人定亲

婚车到门口,又索要五千元

2012年,谢某经人介绍,与阿海(化名)认识,两人交往不久,谢某便怀孕了。2013年1月,两人奉子成婚,并办了酒席。婚后,两人的生活并不平静,最终在孩子出生一年后离了婚。

阿海并不知道,他的婚姻短暂,其实早在结婚前就已注定。谢某在2012年12月的时候,就通过微信与奇奇(化名)认识,两人始终保持着联系,她这边与阿海刚结婚,那边就与奇奇定亲。

“定亲的时候,奇奇给了谢某3万元见面礼,另外又花了1.7万元给谢某买了首饰和衣服。”淮南市公安局古沟派出所民警介绍,两人定亲后,谢某的父亲称自己有一辆拉煤的货车,在外地被扣了,急需1万块钱,奇奇见未来的岳父张口借钱,当即把钱借给了他。

谢某在与奇奇聊天中,得知奇奇的一名亲戚在矿上上班,想调换个岗位,便说她父亲认识矿上的领导,可以帮助调换岗位,便以打点关系为由,从奇奇那里拿了1.5万元。

“谢某与父亲共从奇奇手中骗走10多万元。”民警说,谢家父女在拿到钱后,就玩起了失踪。

2014年7月,谢家父女经人介绍,又与在矿上工作的阿蔡(化名)认识,并很快定了亲。“阿蔡给了谢某6.6万元的见面礼。”民警说,阿蔡觉得自己是离过婚的人,所以在给见面礼的时候就比较大方。

在接下来的交往中,谢某到矿上去看阿蔡,当晚留宿下来,两人发生关系后,阿蔡发现谢某居然还是处女,心里格外高兴,可他并不知道,谢某为了能有一个好“身价”,做了处女膜修复。

2014年8月中旬,两人决定择期结婚,借着这个机会,谢家父女又向阿蔡要了3万元彩礼钱。当年年底,两人在未领取结婚证的情况下举办了婚礼。

“在 接亲的当天,谢某临出门前,她父亲又找借口向阿蔡要了5000块钱。”民警说,结婚前,阿蔡提出要谢家买一辆轿车当嫁妆,谢家居然想出了租车的点子,以每 天700元价格租了一辆轿车,在结婚第三天回门时,又把车给开走了,而阿蔡与谢某的“婚姻”也很快走到尽头,阿蔡再也找不到谢某。

收了见面礼,再也不露面了

2015年春天,伟伟(化名)通过当地一家婚介所的老聂与谢某父女相识,很满意眼前身材娇小的谢某,在老聂的撮合下,双方家长决定把这门亲事给定下来。

“当年5月1日定亲那天,伟伟按当地风俗给了谢某1.6万元见面礼,另外又拿了2万元给谢某买了首饰和衣服。”民警说,后来谈到两人的婚事时,谢某父亲提出要12万元彩礼,由于伟伟家觉得太多,双方谈不到一起,伟伟后来决定退了这门亲事。

当 伟伟找谢某要求退见面礼时,发现这对父女的电话成了空号。伟伟找到田家庵区金地国际城小区谢某家,每次去都找不到人,后来听小区的保安说,之前已有不少人 来这家找过,都是为退见面礼和彩礼钱的,有一次吵架还惊动了警察。伟伟这才感到自己受骗了,同时怀疑婚介所的老聂与谢家父女是同伙。

2015年5月25日,警方接到伟伟的报案后,找到老聂了解情况,结果发现老聂与谢家父女也不熟悉,只是一次帮别人介绍对象时认识的谢某父亲,连他的具体名字都不清楚。

今年3月1日,警方在长丰将谢某父女抓获。据了解,除了上述行骗行为外,2014年10月,谢某在与阿蔡定亲后,又与另一名青年航航(化名)定亲,并收取了彩礼和其他财物。而航航与伟伟两人连谢某的手都未牵过,就再也找不到谢某了。

经警方初步审查,谢家父女这几年共骗了40多万元财物。罗永昌 本报星级记者张安浩


为什么朝鲜不能拥有核武器?

对于朝鲜伊朗发展核武器的企图,人们可以给予理解,但为了全人类的利益,它们的行为必须被遏止。


工作与生活中,好哥们不能装

如果你觉得在人多的场合,不“装”一下会影响别人的情绪,这还情有可原,但如果就三五个人的时候,你还“装”,那纯粹是在侮辱别人的智商。


为什么不达标的学校挤破头?

省教育厅认为标准化建设,是教育打好“质量翻身仗”的重要机会。平心而论,此说有一定的合理性。但是,且慢,请您接下来看看省厅是怎样给基层学校上“套”的。


虚拟性爱能提高幸福感吗?

通过文字、视频、音频的方式来进行互动的性活动,能够极大地提升自慰的快乐程度,以及更大程度的心理满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