聂树斌母亲签收立案复查决定书 律师尚未能阅卷

昨天上午,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负责聂树斌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会见了聂树斌亲属和申诉代理律师,依法送达了立案复查决定书,并现场答复了家属及律师关心的问题。代理律师介绍,尚未能正式阅卷,要等合议庭的通知。据悉,此次合议庭审判长为薄熙来案二审法官。

京华时报记者施志军

合议庭先后会见家属律师

昨天上午9点10分,聂树斌的母亲张焕枝在女婿和代理律师李树亭、陈光武的陪同下,进入山东高院,会见聂案复查工作的合议庭法官,正式提请阅卷。

合议庭法官先会见了张焕枝和女婿,介绍了复查合议庭的组成人员,包括法官5人、书记员2人,并向张焕枝说明了复查过程中,作为申诉人享有的权利。同时,就案子的复查和再审进一步交换意见,称将公平、公正处理,并依法向张焕枝送达了立案复查决定书。张焕枝确认了两名申诉代理律师,分别为李树亭和陈光武。

同时,张焕枝接到了立案复查决定书。据大众网报道,张焕枝在会见时说,“最高院让山东复查这个案子,我心里很高兴,特别满意,我赞成合议庭,也特别相信,山东能够公平公正透明地把聂树斌案复查清楚……”

经过大约两小时,家属会见结束后,两名代理律师也和合议法官会了面。

代理律师未能如期阅卷

昨天中午12点左右,李树亭和陈光武走出山东高院大门,介绍了上午与合议庭法官会见的情况。

陈光武介绍,会面由刑三厅孟健副厅长主持,同时还有山东报业集团的记者在场,意在让媒体见证山东高院是怎样客观、公正、公开地处理案件。

“我和李树亭律师分别在送达回证上签了字”,陈光武称,他们向山东高院提出了3项申请,一是申请调阅聂树斌案卷宗,二是申请调阅王书金案件卷宗,三是请求法官协调被害者家属调取聂案更多相关证据。

“大家最关心的阅卷问题,上午并没有进行,同时下午也没法进行,原因是聂树斌案的相关材料刚刚到齐,法官正在进行阅卷。”陈光武说,山东高院要根据最高院公告上的指示,在复查过程中,依复查的进度来安排律师阅卷。也就是说,合议庭先进行阅卷,之后,在适当的时机,再通知律师过来阅卷,“会保证我们充分阅卷,也允许我们进行复制,但是建议卷夹拿到以后,不要向媒体有关人员传递,我们表示,会按有关规定依法办案。”

对聂案的重视前所未有

陈光武介绍,这次会见谈得比较深入,内容涉及到山东高院的计划、进展,“包括合议庭的成员也已经向我们公布了,合议庭阵容,不亚于薄熙来案的合议庭。这次的审判长朱云三,在薄熙来案件二审期间,也是合议庭成员,但当时不是审判长。此外,另外4名法官,也均由山东高院刑庭的优秀法官组成,这也充分说明,山东高院对聂树斌案件的重视是前所未有的。”

昨天下午,陈光武、李树亭到山东省司法厅会见了律协的相关领导。陈光武转述在场一位领导的话称,山东高院合议庭成员,在阅卷过程中,将采取各法官背靠背的形式,流水性地阅卷,不搞串联,不准交流,各自阅卷后,根据事实和法律,分别拿出意见,再进行汇总。

至于阅卷的具体时间,陈光武称,由于上述阅卷方式,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在上午的会见中,他和李树亭均提出,一定要尽快通知他们,保证及时性。

昨天下午,张焕枝在李树亭陪同下,赶回了河北石家庄。

链接

王书金谈聂案复查

我没脸活着去社会上

自认为是聂树斌案“真凶”的王书金,目前仍在死刑复核阶段。12月17日,律师朱爱民在河北磁县看守所会见了王书金。朱爱民介绍,王书金仍坚持1994年石家庄西郊玉米地强奸杀人案是他做的,自己并不惧死,但要还别人清白。在看守所中,王书金通过电视看到聂树斌案异地复查的新闻,他的态度是:“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其他咱也管不了……”

律师:对聂树斌案复查,你是怎么看的?

王书金:我把该交代的都(交代)清楚了,其他咱也管不了。

律师:你这么长时间始终坚持,你和我说过,“不论

什么时候,在什么情况下,石家庄西郊玉米地的案子就是我干的,毫无疑问”。

王书金:对(注:态度很坚决)。

律师:(你和我说过,)这个事情,不能让人家替咱们白白的冤死了。

王书金:是。

律师:你相信法律是公正的?

王书金:是呀,杀人偿命不天经地义吗?

律师:杀人偿命,天经地义。

王书金:是。可是我犯罪时没想到这些,这么长时间,慢慢也就懂了。现在让我活着去社会上,我也没脸去。

律师:就是说让你活着去社会上……

王书金:嗯,我也没脸,家里人也没法见。

律师:这是你现在的心理状态?

王书金:是,案子拖得太久了。拖了这么长时间,该枪毙就枪毙。

律师:想得挺开。我记得我第一次见你时和你提过:“你给没给自己量刑啊?”你说你死定了,肯定死定了,自己给自己量完刑了。

王书金:(2005年)在河南投案,一自首就知道。你说一个命案……心里很清楚。没给家里挣到什么,反正什么也不想,这几天和裴所(看守所长)在菜园子里转也说。

京华时报记者李显峰

京华时报记者谭青摄

(原标题:聂树斌母亲签收立案复查决定书)

编辑:SN098


从刘铁男案反思人上人教育

刘的儿子刘德成记得:小的时候每次我爸骑车带我去奶奶家的时候,都不走大路,都串胡同,跟我说这样近,做人要学会走捷径。每次在路上我爸都会教导我,一定要有出息,要做人上人,这样才能过得好,才能受人尊重。


与李银河同居的人是男还是女

李银河同志的晚年无奈“出柜”,是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令人难以接受的是,李银河同志把全国的同性恋者都当成了傻子,一边利用他们,一边欺骗他们,她伪装的光环甚至欺骗了全体中国人民。


抛弃血友病学生,让大学失色

抛弃一名患病的学生,是容易的,但这会让大学的形象黯然失色。帮助患病学生,就是在帮助我们自己,谁也无法预测自己的后代会不会陷入同样的歧视,无法享有平等的权利。


乌克兰美女为何愿嫁中国学渣

中国“学渣”到乌克兰娶美女爆红网络,这是一种无奈,一种物质价值观压迫着中国人的无奈。乌克兰美女愿嫁他国,也是一种无奈,这是在一种时代和他人的政治利益斗争中寻找生存和发展的无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