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体评富翁举报县长受贿:黑社会也有举报权利

9月12日16时,一篇题为《亿万富翁实名举报沅陵县长,龚琪千万索贿受贿的事实》的网帖开始在网上热传,网帖列举了龚琪“多宗罪”。举报人为湖南商人向杰,其在举报信中称,为避免当地政府抓捕,已逃离怀化。13日下午,龚琪告诉澎湃新闻,举报人向杰是当地的“黑社会”,沅陵县委县政府相关部门9月10日已经召开专题会议,对其启动抓捕程序。(9月14日澎湃新闻)

从沅陵县委互联网宣传管理办公室的回应看,不可否认,向杰的举报有多处漏洞。比如除向杰本人外,其他能联系到的署名“举报人”均表示对帖文不知情。但这只能说明向杰的举报有瑕疵,而不能证明举报本身的真实性。回应中称“龚琪同志回应从未收礼”,又有多大的可信度?更重要的是,如果是一般的道德、作风问题,可以通过内部调查来澄清,而官员索贿受贿涉嫌刑事犯罪,必须走法律程序来判定是非,岂能由官方的通告来定性为“故意报复”?

龚琪也向媒体表示,向杰是当地的“黑社会”。这样一个劣迹斑斑的人,他的举报可信吗,甚至他有什么资格举报?

且不要说这些问题还未经证实,即便证实,也不影响向杰举报的正当性。首先,宪法和法律赋予了任何公民都有检举和举报国家机关工作人员的权利,其次,向杰的问题归向杰,龚琪的问题归龚琪,两者不能混为一谈,不能因为向杰有涉黑嫌疑,就怀疑动机不良,从而否认其举报的可信性。事实上,一个人举报的动机,丝毫不影响其举报的内容。如果较真一点的话,我们还可以问一句:既然向杰问题多多,为何一直安然无事,当地政府是否有渎职之嫌?而一旦向杰举报县长,当地政府便立即启动抓捕程序?

你举报我索贿受贿,我就告你“黑社会”,你若不语,你我便相安无事。在这场举报人与官员的“互撕”中,显然有着太多的信息空白需要填补,因此也决不能止于当事双方的自说自话。 □吴龙贵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新浪新闻

中美网安对话应避免聋子争吵

合作不对抗,这才是中美两国解决网络安全问题的正途。中美网络安全对话,中美双方尤其是美国,应该秉承解决实际问题的态度进行沟通,避免“聋子间的争吵”。如此,才能达成有效共识,真正推动两国网络安全领域的互信与合作。


女生KTV陪酒为何撤整个学校?

虽然卫计局的调查中未明确女生陪酒究竟属于主动还是被动,也未明确这位杜姓“校长”当时有没有对女生动手动脚,但是,一间KTV里能够出现“校长”、班主任与女生把酒同欢的情形,这所学校的教学风气与管理混乱,已经足见一斑。


生育二孩什么时候不再艰难?

生育二孩在政策层面已不会太艰难。甚至可以说,全面放开二孩之后,人们要不要生二孩的“艰难”,重点将不在于国家是否允许生育,而在于你想不想生——这一点我们只要参照单独二孩在多地遇冷的情况就不难想见,比如在上海单独二孩的申请比例竟不足5%。


经济塌陷的东北该如何振兴?

在中国经济整体面临下行压力时,刚刚复苏的东北再次陷入了低迷的泥淖,甚至成为区域性塌陷的样本。新一轮东北振兴政策的出台可谓恰逢其时,但问题是再次告急的东北,能否依靠新一轮政策红利实现逆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