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西赣州监狱6年8人死 狱警称生产任务压力大

法制晚报讯(记者 王选辉) 1月30日,有媒体报道称“江西赣州一监狱6年8名囚犯死亡,狱方拒公开完整监控”,引发社会关注。江西省司法厅有关负责人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江西省司法厅、省监狱管理局对此事高度重视,已经成立了专门调查组展开调查,调查结果将向公众公布。

囚犯猝死 家属要求查看监控被拒

据报道,2008年至2014年间,发现并确认死亡的江西省赣州市监狱服刑人员有8人,其中2014年下半年就有3人。8人中5人皆为突发疾病死亡,1人被其他服刑人员杀害,1人坠楼身亡,另有1人死因不明。

2013年10月,52岁的王庆祷入狱12天就因脑出血被送往医院,20天后死亡。“他几乎没生过病,血压也正常”,王斯均不解,为何父亲刚入狱就突然脑出血,监狱又为何不让看事发时的监控视频?

钟小娟同样质疑哥哥钟旭辉突然死亡的原因。钟小娟称,36岁的钟旭辉入狱前身体健康,2014年底忽然在监狱“心源性猝死”,家属要求观看完整监控录像的要求遭拒。

瑞金市的谢鑫其父谢连生2014年10月31日在赣州监狱突然死亡,后经媒体报道,进行了第三方尸检,最终结果为“冠心病急性发作致心脏骤停死亡”。但因要求观看完整监控录像屡屡遭拒,谢鑫仍不认可检察院关于其父“正常死亡”的结论,“对病因、犯病的诱因都没有调查”。

与上述几名死者不同,赣州市章贡区水东镇的刘海龙2010年3月31日被监狱另一名服刑人员杀害,死亡时身上有8处伤口。杀人者虽已伏法,但家属认为监狱未尽到监管责任,并质疑刘海龙是否得到了及时有效的抢救。

赣州监狱方面称,“(狱内)人群之大,发生口角互推可能难免。出现了,干警会及时按制度处理。”狱警张政(化名)称,赣州监狱的管理在欠发达地区监狱中,“是做得比较好的。”2007年,赣州监狱被司法部命名为“部级现代化文明监狱”。

超时工作 “早上七点出工,晚上八点收工”

关良(化名)2014年9月底刚从赣州监狱出狱。据他讲,超时工作成为他服刑期间“难以承受之重”。“每天6点起床,7点就要出工,中午只有吃饭时才能休息,晚上8点才能收工。”他说,有些监区的工种不同,劳动强度还会更大,“有时会加班到凌晨一两点”。

张政透露,“七出八进”是江西省监狱管理局的规定。不过,司法部1995年下发的《关于罪犯劳动工时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罪犯每周劳动(包括集中学习时间)6天,每天劳动8小时,平均每周劳动时间不超过48小时。

狱警杨哲(化名)称,他虽在监狱基层监管犯人,但实际上最大的工作是抓生产。“我们每周都有生产任务,完不成任务就会降低绩效,每天的压力都很大。”杨哲抱怨。

文/记者 王选辉


日本人质交换何以谈不成?

这次看似很有希望的交换,何以最终如此惨淡收场?ISIS、约旦、日本政府的“底价”看似接近,实则差异很大。


良心大厨不是一碗心灵鸡汤

道德底线一再沉沦的社会,缺德已经不是新闻,人们对坑蒙拐骗已经见惯不怪变得麻木,觉得短斤缺两才是常态,用鸡架当鸡肉才是正常的人性,为了利益出卖良心才是现实,哪一天突然看到有个厨师竟然不与这种潜规则为伍,甚至为了坚守良心而不惜被炒掉时,就当成了大新闻。


咀嚼痛苦

多年之后,偶遇她的父亲,那父亲神色黯然,说女孩已经不在了。我大吃一惊,心中浮现出她充满青春活力的娇憨样子,不敢相信她已撒手人寰。她的死竟是如此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罚款降得住广场舞吗?

“广场舞本无错,错的是高噪音。既然国家标准是55分贝,超了后警察为什么不能治安处罚或拘留?”可见,噪音污染的标准早就有了,广场舞在法定的标准内进行,不论你我喜欢与否,都得允许那些大妈们尽情去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